全英春晚专访 | 茅威涛:戏曲表演不只是职业,更是我对生命的表达

越剧是中国第二大剧种,起源于浙江,发祥于上海,繁荣于全国,流传于世界。

作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遗产》,越剧长于抒情,以唱为主,声音优美动听,表演真切动人,唯美典雅,极具江南灵秀之气。

在2020庚子鼠年新春之际,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将携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作品《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全英春晚的舞台上,为海外华人华侨带来承载着乡音乡情的礼物。

专访 · 茅威涛

个人介绍

越剧尹派小生,国家一级演员;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团)名誉团长;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越剧代表性传承人;

曾三次荣获中国最高戏剧奖“梅花奖”。

代表作品

《五女拜寿》《陆游与唐琬》《西厢记》《孔乙己》《寒情》《梁山伯与祝英台》《寇流兰与杜丽娘》

Q:伴随越剧的40年对您有什么影响?

茅威涛:
可能年纪越大越有困惑。作家通过笔来写生老病死的困惑,演员用角色和戏来表达自己对生命、人生、世界的理解,都是在寻找某种解答。
对我而言,戏曲表演不只是职业,更是我对生命的表达。我在舞台上可以释放心中的爱恨、焦虑、恐惧、彷徨和思考。我们每个人活着,都是在寻找答案。这份答案没找到,我的尝试和探索依然会继续。

除了当演员,我还当了18年的团长,引领剧团,甚至剧种走得更远。我现在会想:等我到了60岁,能给后辈留下什么?我希望未来有一天,越剧迎来第二个百年时,有人回顾往昔会提到我们,说起小百花当年做了哪些新戏,对越剧的发展起了哪些作用。

我想通过一系列改革改变越剧当下的生存形态,去占领更多、更大的文化市场。至于未来究竟会有什么景象,今天无法盖棺定论,只能想象。

Q: 作为越剧第一女小生,您如何看待越剧中女性扮演男性角色?

茅威涛:
乾旦坤生是具有东方美学意象的。女小生,刚开始当然和性别隔离有关系。小姐太太们去看越剧,先生们很放心啊。那么后来为什么会成为一种艺术审美呢,我想首先是对一种高难度演技的欣赏。一般来说男扮女、女扮男总是没有男扮男、女扮女更方便自然。跨性别表演本身就是一种突破生理限制的困难而复杂的表演

这是中国古典传统美学才有的、一种属于东方的美学。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做一辈子女人,演一辈子男人,还把男人演的入木三分,感动和吸引那么多的女性观众,这种魅力是越剧女小生这种独特的美学载体带给观众的一种独特的美学享受

Q: 您如何看待当代越剧的发展和改革?

茅威涛:

越剧是活生生的艺术样式,是要有观众走进剧院的。我在越剧里加了很多东西,但一直守住三点,首先是女子越剧不能丢,我不反对男女合演作为实验和尝试,但是作为女子越剧来说,它具有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特性;第二是越剧的方言不能丢,嵊州话不能变;第三是写意性不变,越剧不能变成西方的现实主义作品。

2019年底,我们筹建的小百花越剧场于杭州落成,集合剧场、影院、博物馆和俱乐部为一体,立志于弘扬越剧的国粹,让普罗大众能够切身感受越剧,触摸越剧,体验越剧。

我们也做过让越剧走向年轻人的破壁行动,比如与手游王者荣耀合作,将越剧和游戏角色上官婉儿结合在一起,打造了一款游戏人物皮肤,让年轻人觉得越剧不只是博物馆里的展品,也是蕴含文化特色的摩登艺术

Q: 此次在全英春晚的作品有什么背景和典故?

茅威涛:
2016年《寇流兰与杜丽娘》在伦敦孔雀剧院举行全球首演,当时受到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刘晓明大使及文化处公使衔参赞项晓炜的高度赞赏,刘晓明大使认为这是继习近平主席访英提出“中英文化进入深度交流”最好的一次践行。今年我再次收到全英春晚的邀请,但由于各种原因,这次没办法带《寇流兰与杜丽娘杜》全剧来演出,同时也想将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带给海外华人华侨和中国留学生。我跟总导演李红策划了一个形式是用我们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与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去进行对话,所以此次表演作品选择了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山伯与祝英台》是中国传统爱情的象征,是中国文化符号的集中体现,是中国人对传统艺术的一个浪漫的、诗意的、美好的集体记忆。这次带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十八相送》选段是在2016年“最忆是杭州”文艺演出上表演过的版本,但在全英春晚演出时长较之前会更完整一些。

我的搭档祝英台的扮演者是谢群英老师,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获得者,一位很优秀的越剧金派花旦。

Q: 您对全英春晚和海外华人华侨有什么祝福?

茅威涛:

在新春之际我们把承载着乡音乡情的越剧《梁祝》带来英国,把它作为一份特别的新年礼物送给大家,希望大家能感受到祖国的温暖,对中国传统文化能有更多的了解和认同。

特别鸣谢: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

                  茅威涛老师及团队

                  全英学联2020春晚导演组

  编辑:     刘雨霖

发表评论

Top